趣书屋 - 科幻小说 - 诡秘:我隐者太想进步了在线阅读 - 第一百三十八章 弗兰克:隐者先生,我真的懂了!

第一百三十八章 弗兰克:隐者先生,我真的懂了!

        诡秘:我隐者太想进步了正文卷第一百三十八章弗兰克:隐者先生,我真的懂了!丰收教堂在贝克兰德,属于三大正神教会之外的特殊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它属于正神教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鲁恩,只有这么一家大地教会,而大桥南区也是个非常复杂的地方,因此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对于丰收教堂,毗邻的两家教会态度都比较暧昧。

        既不针对,也不希望对方到自己地界传教,而乌特拉夫斯基主教也从来不派遣传教士主动去传教。

        大部分新信徒都是通过费内波特粮商,或者其余信徒自发宣传带来的,三方可以说保持着默契的规矩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因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某种意义上,神父还是比较担心黑夜教会那边态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黑夜教会的红手套对此并不介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送走索斯特、伦纳德,而后让埃姆林去把地下室打扫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埃姆林转身正准备去,想了想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神父,那个格林,他是什么层次?竟然能轻松地拿下一个序列7的通灵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乌特拉夫斯基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埃姆林撇撇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可能会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目前为止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所知道的讯息就是,这位叫格林的非凡者是一个窥秘人,但具体什么层次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    从对方能轻松拿下曼苏尔看,可能至少是序列6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序列6的窥秘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埃姆林垂下头,觉得自己想报复,基本是没希望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恶!

        还是太弱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自己有足够强大的实力,就可以狠狠教训那家伙一顿,让他明白人偶也是有感情、有尊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喜欢人偶怎么了?

        那些都是艺术品!

        埃姆林愤愤不平地拿起扫把往地下室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红手套小队回去后,索斯特带着曼苏尔进入监牢,而伦纳德则单独在外边走廊上散心,实际上是暗暗跟帕列斯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头,这女人不像是药粉迷晕的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药粉能实现这样的效果?呵,她应该是先中了某种死灵类的法术,被冲击了精神,然后又被类似沉眠的能力催眠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帕列斯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伦纳德沉吟片刻,说:“那位主教为什么要说谎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地教会不方便在这边动手,所以遮掩一下是很正常的,当然,也可能是为了遮掩动手之人的身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帕列斯说道,“根据我的猜测,动手的人应该是学徒、阅读者或者窥秘人三条途径中的一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需要多看书,补充其余途径的一些知识,以免你遇上不知道如何处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帕列斯无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伦纳德讪笑一阵,下一秒,帕列斯解释说:“学徒途径的中序列记录官,可以记录其他途径的非凡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阅读者的中序列拥有分析、模拟的能力,他们能记住、模拟见过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窥秘人的巫师,只要拥有足够多的知识和材料,就能释放出各种力量的巫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帕列斯推断的原因是对方身上有精神、死灵和其余法术的痕迹?

        伦纳德反驳:“也有可能是团队作案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只有一个,而且结束战斗很短暂,可能只有十秒钟左右的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帕列斯继续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伦纳德震惊地说:“伱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根本没怎么反抗,身上都是被捆缚的痕迹,应该是某种捆绑类的法术,可能是藤蔓?”

        帕列斯若有所思,“这样的话,对方可能还有大地教会本身途径的能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老头接触这么短暂的时间,咋瞧出这么多信息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伦纳德陷入沉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细细回忆后,他也只能想起看出来的一小部分。

        帕列斯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怪最近那位存在都不找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伦纳德警觉,“老头,你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你这关注的点,完全不值得培养,对方第一次接触你,估计也是冲着我的知识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帕列斯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伦纳德不禁反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是因为我对女神足够虔诚,祂认为在我这里没什么机会,所以选择不再接触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真是这么想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不重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伦纳德转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自己明白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对女神的虔诚是一方面,另外就是,他对所谓的“隐者”还是心存顾虑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是邪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自己从中获益,但迄今为止,他还不知道对方想从自己这里得到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只是一部分知识,但之后呢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依赖着对方,可能有朝一日,那位“隐者”要伦纳德做的就是背叛教会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到现在就越是如此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先给予好处,在最后再埋下一个炸弹,这是邪神们惯用的计策。

        比如引诱老尼尔的隐匿贤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幸运的是,老尼尔被及时发现,所以没有死,但也只是差一点点,要是继续深入,老尼尔可能进入查尼斯之门的机会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隐者跟隐匿贤者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能保证祂们就不一样?

        帕列斯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罗伊研究完附魔技巧,本来打算离开神秘殿堂,结果星图一闪一烁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有人强烈念叨自己的体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开星图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有些惊讶地看到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代表着弗兰克的星点一闪一烁。

        罗伊轻笑一声,随后将弗兰克拉上神秘殿堂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一会儿,弗兰克伴随着信息洪流出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抬头,然后惊喜地说:“隐者先生,终于又见到您了!这段时间我无时不刻没在想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你都特么没惦记过我!

        没想到浓眉大眼的弗兰克也会拍马屁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越是如此,越说明对方的要求可能很高。

        罗伊面无表情,思考着待会儿该怎么忽悠,同时也做着自身的心理建设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万一对方的问题非常离谱,他不能体现出太诧异、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样的仪态有失邪神的位格。

        罗伊斜斜地倚靠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尊敬的隐者先生,我已经完全明白您‘退一步’的意思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惊喜交加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罗伊眼睛微微睁大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好在此刻他是信息化状态,对方根本不可能知道他的表情,否则单这句话可能就会让他维持不住神态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明白了?

        你又明白了啥?

        他轻笑着,却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继续说道:“最近我在研究那位女士的交易项目,嘿,我发现大家都开始尊敬我了,而且时不时地开始打听我在研究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嗯?

        有没有可能……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担心你研究的东西,会把整个船弄沉?

        罗伊能想象到现在的嘉德丽雅有多绝望,每天可能睡觉都不香了——

        一方面要承受来自隐匿贤者的袭扰,另一方面还要承受家中“邪神”的困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永远无法想象哪个的灾难先一步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看向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想汇报你的成果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研究出了一种能在黑暗中生长的蘑菇,它的生存能力非常惊人,但我发现了另一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虽然我尽可能地模拟了那边的状况,但毕竟在外界,跟那边的状况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最终说出了自己的目的:“我希望能得到那边的土壤,让我能切实地研究、感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伊意念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一道信息流从神秘殿堂涌向白银城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白银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洛薇雅正在进行着日常的祷告,虔诚地在内心赞美隐者先生,并请求隐者饶恕自己无法传教的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一道信息在她脑海中浮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希望得到那边的土壤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土壤?

        对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忘了给那位报酬。

        洛薇雅起身往外走去,到走廊外边,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好像叫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叫戴里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是的,长老阁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里克有些紧张地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洛薇雅轻笑道:“不用紧张,我只是听说你幸运的成为了歌颂者途径的非凡者,如果有什么需求可以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谢长老,我,我暂时没有需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里克颇有几分受宠若惊,但更多还是惊吓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洛薇雅长老好像正常到过分了!

        这是想要用好处收买自己,然后将自己也发展成真实造物主的信徒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内心忐忑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薇雅微笑着点头,然后继续往前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本就是对这年轻人有点印象,而且凑巧遇上了,就顺便勉励一句,没有其余的更多想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    落在戴里克心中就不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被“倒吊人”深刻影响的他,开始思考自己是不是哪里露出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白银城没有“太阳”?

        他悄然地在楼上观察,随后看到洛薇雅离开了大楼,在一处阴暗的角落内挖土,手里还拿着一个袋子,似乎要埋葬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要做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戴里克呼吸一滞,感受到了可怕的威胁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在埋什么东西吗?

        他脑袋一片空白,但此时,身后陡然传来了一阵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戴里克,你在这边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里克嗖地转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来人,他松了口气,然后说道:“首席阁下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在这儿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首席阁下,我在观察洛薇雅长老,她,她好像在挖土埋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里克恐惧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科林往外看了一眼,而后幽幽地看了他一眼,随后道:“戴里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首席阁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戴里克低头,等待着首席的训诫。

        科林说道:“与其去猜测,不如直接问,我们白银城能走到今天,团结是很重要的一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目光平静地看向外边。

        交错的闪电,映照出洛薇雅此时的动作——

        她只是在铲土,将那些土壤装进袋子而已,并不是在埋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戴里克怔了怔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一会儿,洛薇雅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看到科林,她脸上浮现一丝诧异,而后微笑说:“首席阁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才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铲土,我想研究一下白银城的土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薇雅瞥了一眼戴里克,没有选择直接说出目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隐者”在白银城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目前来说,还是需要严格保守的机密。

        科林点头说:“需要帮助的话,可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薇雅自然而然地拎着土壤走向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戴里克局促不安地站在一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看看下边,你口中的挖掘现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林带着他下楼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楼下,戴里克借助交错的闪电,看到了挖掘出来的土坑。

        真的只是土坑,里边没有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翻找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空无一物,只有土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成见是个很可怕的东西,当你被先入为主的印象占据时,你所见到的一切都会变得不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    戴里克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首席在替洛薇雅长老说话?

        “或许牧羊人确实如你所说,有着来自上位的可怕影响,但不代表洛薇雅就会背叛白银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林说道,“其次,我们至今不确定,洛薇雅是否真的受到了上位者的影响,你不能用自己设想的前提去揣测别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在怀疑的前提下,你看到的一切东西都充满了阴谋、猜疑,如果过去的白银城是这样,我们早就死在了荒野之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科林长老说完,转身往大楼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戴里克对着土坑,陷入了长久的思考。

        过了许久,他轻轻吐了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——

        首席说的对,自己对长老有着偏见,所以看到任何举动,都会认为她在做什么邪恶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外界的牧羊人是外界的牧羊人,洛薇雅长老是洛薇雅长老。

        两者不能混为一谈。

        戴里克起身往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楼上,他迟疑了片刻,最后还是没有去敲洛薇雅长老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无法解释自己为何知道“牧羊人”,更无法解释为何自己知道“堕落造物主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可能会暴露塔罗会。

        虽说现在首席阁下已经知道,但洛薇雅长老那边应该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转身回向自己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神秘殿堂上,一袋土被信息洪流席卷上来,随后洛薇雅也跟着现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尊敬的隐者阁下,感谢您的召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薇雅施礼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才看向弗兰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位先生,您需要的东西我带来了,这是一枚德鲁伊序列的非凡特性,其次还有魔药配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士,你是真的诚实啊,哪有一开始就把筹码都往外抛的?

        罗伊在上边都没眼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白银城出来的,在这方面总是让人能感受到诚实的美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微笑道:“这笔交易,我可以作为见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感谢您,既然如此,在他完成一部分研究、成果之前,我希望能将它寄存在您这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洛薇雅连忙施礼,说着自己的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她突然有些忐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如果需要代价的话,我可以额外支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对你们交易的结果也颇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伊轻笑着说。

        相比起来,弗兰克的感谢就比较浮于表面了,他甚至还没看到德鲁伊的非凡特性、配方来的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弗兰克获得了他梦寐以求的魔药配方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边详细地记载了材料、仪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掌握多种普通动物三种超凡生物的生活习性、肉体结构?”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自言自语,“感觉不用额外去完成仪式,我也可以直接服用魔药晋升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那是非常危险的举动,请你绝对不要尝试!”

        洛薇雅立马劝阻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生物学家是她唯一能依赖的“耕种者”非凡者,她可不想因为一个可笑的原因失去合作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收起来,道:“我会注意的,那么我该怎么接收这些东西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去后,举行一个仪式,仪式需要的东西很简单,可以是书籍或者其余知识相关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伊淡笑道,“我会通过仪式,将它们赐予给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赐予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虽然对高位存在没有深入骨髓的尊敬,但也知道掌握着献祭、赐予能力的绝对是神明一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眼前的隐者——

        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我无关。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暗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才不管隐者是什么存在,只要能帮助他研究,完成自己的目标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想到此处,发自内心地赞美、施礼:“感谢您,伟大的隐者先生!”

        洛薇雅心中一动,道:“隐者先生,这位先生能加入那个会议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干得好!

        我正琢磨怎么不失位格地跟弗兰克提及,你就帮我做了想要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罗伊心底暗暗赞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会议?”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不解地看向洛薇雅,“什么会议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你们同样的一个人提议的,希望能借助殿堂和喜爱、渴望知识的人互相分享、共同进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罗伊解释,“我同意了,但这个会议完全自愿,而且与我无关,我只是提供一个机会、平台,并不参与交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,那好像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本来想说似乎没啥参加的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。

        仔细想想,他改变了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交流、沟通。

        隐者先生之前的建议就很有帮助,让他成功融入了大家,现在其余人都会经常询问自己的研究进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交流非常重要啊!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感叹,然后道:“隐者先生,如果可以的话,我也想加入这个会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,每周日的晚上七点,我会召开会议,你注意提前做好准备,保持足够的隐秘、安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弗兰克再次表达了感谢,随后罗伊将两人同时遣送回现实。